入川记 暴走长海

作者:吉利彩票旅游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长海

日则沟

五彩池

则查洼沟

发表于 2003-11-13 22:32

昨天已经走过,沿途不再多做停留。树正到诺日郎我只用了40分钟,在岔路口和同行的湖北兄弟道别后,我奔向长海他去往日则沟。 由于道路施工则查洼挤满了筑路的民工和各种机械,整个寨子显得破败而脏乱。寨东的溪流和林地也被推土机铲的乱七八糟。树倒水混,令人心痛。 行走之初我还东张西望的观山赏水,慢慢的就埋头猛进,心无二念了。有疲劳的原因,但主要是在看过树正附近的几个海子后这段路景就显的很平庸了。以至于站在下季节海岸边我连按快门的冲动都没有。 到上季节海这一段路我越走越累,吃巧克力的频率越来越高。咖啡撕开袋就往嘴里倒,水一冲就完事。现在那还有品“味”的条件与心情啊,功效最重要。 我管这叫“服用”。 衣服也脱的差不多了,嘴也张开了,上台阶也得扶栏杆了,三角架也成为负担了。疲劳造成的反应迟钝使我的帽子被树枝刮掉了好几次,最后干脆不戴,加大散热面积。 上季节海给人感觉季节的影响还真大,从岸边草线来判断水位至少下降两米以上。更奇的是晶亮的湖床上有清晰的车轮辙迹。可见从前水位更低。只是不知这无知家伙造成的破坏要多少年才能被自然磨平。 上季节海到五彩池坡路更多,可能是肾上腺素大量分泌,也可能是肌体已越过了困难台阶,疲累感有所下降。在这我还遇到三个乘车到长海准备徒步回诺日郎的游人,得知我是一路走来皆言佩服,令我好生得意。哈哈 手脚并用的翻过了五彩池栈道的栏杆后已是肠鸣如鼓。不过我还是决定忍一忍。牌上显示离长海只有一公里多了,坚持到终点再吃吧!由于修路五彩池到长海的栈道被截断,只能沿公路上行,还好路面潮湿上坡车速也慢,我才免了披尘溅泥之苦。 长海!则查洼沟的终点!可我现在连欢呼都已没了力气。漫漫长路已耗尽了我所有的激情。到长海岸边是一小段下坡,我的腿不听使唤的乱颤。好容易挨到休息凳上,一看表12:10,6:10分我从树正出发,整整走了六个钟头! 也顾不得什么颜面了,脱掉鞋袜,放松一下捂的发白肿胀的脚指头。什么GORE—TXE排汗透气啊,扯蛋!走多了路啥都白搭! 狂嚼饼干后恢复了点精神头,沿栈道转了一圈。感觉长海的近景一般,带相机的朋友如果长焦低于300mm广角没有28mm长海可以不来。雪山够不着全景收不了的那种痛苦唉...... 由于刚才只是路过,拖着面条似双腿我又挪回了五彩池。扶着不听使唤的膝盖下台阶,感觉时间都被拉长了。 五彩池是我今天不虚此行的唯一理由了。也许是吃饱了的原因也能专心观景了,刚才路过时很饿,怎么看都觉得它象个大果冻。 五彩池池水碧透,多重色彩,确非凡景!让人觉得这里就是传说中龙宫的入口..... 五彩池同样面临水位下降的烦恼。近岸的池底有许多硬币,严重污染了湖底。一个不知是不是管理员的小伙子用长杆栓住磁铁进行清理,可惜只对1元面值的有效,不知1角和5角的还要在湖底呆多久积多厚才有人管?以后五彩池怕是要更名为五金池了!岸边没有立牌禁阻,那个小伙子也不制止游客们的行为。而且从他悠闲的口哨和满意的表情来看一天下来收益还是十分可观的! 清早出发时也曾豪情万丈:我要用双脚量遍九寨的每一寸土地!可是能量过来就已很不容易,再量回去怕是我的两条腿子就要废了。得,甭装硬了,蹭车吧! 刚上车那会儿小心肝还扑通扑通的跳,生怕查票。可半天无人理睬。在仔细揣摩司售人员心理后发现:他们根本不相信会有人走到长海再逃返程票,安全! 诺日郎到树正徒步回寨。用了将近两个钟头。 回到住宿点遇到了沪杭旅行团的X领队,聊了一会,接收了X君给我带的饼干和水后一起吃了晚饭,席间鲸吞米饭四碗菜若干。当这支规模庞大的沪杭旅行团听到我今天的ZN行程后都称厉害。只有我心下窃笑:你们是没见着我两腿乱抖双眼发直时那个惨样!要真厉害我就量回来了,还提心掉胆的蹭什么车呀! 饭后闲聊,烤火,烫脚。X领队则召开第某次全体代表大会研究下一步的行程,看看一圈MM的意见都得考虑,还要民主,还要计划车,食,宿,时,还要....... 我才真正发现独驴那无与伦比的优越性:我的路,我的脚做主!

本文由吉利彩票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长海 暴走 入川记